首 页白鹿钟声正觉学院白鹿衔花佛教通讯慈善事业佛学常识禅书禅画佛门礼仪论 坛
       ◎佛学常识(一)
       ◎佛学常识(二)
       ◎佛学常识—本性
       ◎佛学常识—世界
       ◎佛学常识—因缘果
       ◎佛学常识(三)
       ◎佛学常识(四)
       ◎佛学常识(五)
       ◎佛学常识(六)
       ◎佛学常识(七)
佛学常识释难答疑
文:admin     添加时间:2009/1/15 0:00:00

      1.
  有人以为:淫欲是身体上构造如是,也可以说为需要,也是人及一切动物的来源,若断淫则人畜皆灭绝,禁之似不合理,我今就此问题,分作六点,解答于下:

  (一)
  淫欲是苦不是乐,众生觉其为乐者,是业重使然,究竟有欲是累,无欲则心身两方面,俱轻松得多。要晓得:初禅天离欲界,名为梵天,梵者净也,可知色欲是极不净矣。在三众九地中,初禅天名离生喜乐地,他们因离欲界色欲,而生喜乐。可知男女之事,惟欲界众生,视之为乐,圣者视之,则以为苦,故以离为乐也。

  (二)
  淫欲确是身体上构造如此,然而此并不是先天生成的,而是由后天思想行动所生起的。起世经说:“彼时众生,食粳米已,身分即有脂髓皮肉,筋骨脓血,众脉流布,及男女根相貌彰显,根相既生,染心即起,数相视瞻,遂生爱欲,便于屏处,行不净欲法。”可知人类最初从光音天下生,是没有男女的,后来才有此相,今若除此心,则相亦灭。故禅天无男女相,如来虽现男身,而生殖器如马阴藏,外表不见,无欲心则欲具亦泯也。

  (三)
  “生”是祸不是福,老子说:“吾之患在于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涅槃经说:“诸苦皆自生而有,是故智者,住于不生。”金刚经说:“胎生卵生湿生化生,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可知生皆是苦,惟不生不灭的涅槃,才有乐可得。然则世界无人无动物,大家都入无余涅槃,这乃是天大的好事,不应反虑其灭绝,望其投生也。

  (四)
  当知一切众生,淫欲炽盛,是自身业重,也是下一代子孙业重,急于出世,偿受苦报,故感得父母有色欲,乃得生也。例如公猪母猪的交媾,是小猪孽重,须生身被杀,感而为此,欲界众生,悉皆如是,代代相承,循环不已,诚可悲痛。

  (五)
  色界天人是化生,不须父母,佛国众生亦然,可知假使一切众生都绝欲,当生者,自会改变方式,成为化生,不一定要待男女交媾也。衣一第一个虱子,屉内第一个蟑螂,屋中第一个蜘蛛,水里第一个鱼,皆是化生,不待孵卵,可为明证。

  (六)
  若不能断淫,则在家作居士,便可以娶妻生子,并不犯戒。若能修行念佛,也一样的可以借佛力,出三界,生佛国,了生死。色欲问题,但节约些就行了,这是佛所许可的,并不成大问题。

  2.
  植物有没有生命?有没有感觉?被采煮时,有没有痛苦?这事有不少人,在辩论著,他们都举含羞草捕蝇草等为证,认为有生命,有感觉。若据佛门所见,植物是但有生机,并无生命,没有第八识,不能种因受果,是属于无情类,不是有情,是属于依报类,不是正报,故无知觉无痛苦,采植物不能与杀动物相比。若论此事,因为吾人都不是植物,所以它究竟有无知觉痛苦,大家都是出诸思想,理想的事,则当以圣言为标准,就是存而不论也可以。现在只就杀与采的现场情形,为吾人肉眼所看得见者来说:杀动物时是:逃走、惊怖、呼号、挣扎、流血、抽搐、断头、剖腹、状况紧张而悲惨,采植物时,有没有这样?仅仅说到这一点,身为佛子,在良心上,就应该契素菜了,否则对于众生平等,慈悲救苦的教纲,就显然有背。修道先修心,这五个字,望学者深思而体会之一,有一分慈悲心,即有一分功德也。

  3.
  戒杀文中,所引救苍蝇,救蜈蚣,救蛇,救蚂蚁,这都是救害虫,也有人认为不妥,须知若作此想,是大罪过。因为所谓害虫和益虫者,又是就人类立场而言,像这种世俗的见解,与佛教生佛平等的宗旨,大有乖违。仁人救生时,当前只是见苦厄发慈悲心,他非所计。若再起第二念:谓此是益虫当留,此是害虫当灭,则是妄生分别,堕入起惑造业的窠臼,大是不宜。释尊饲虎,周处杀虎,随侯济蛇,叔敖打蛇,此皆仁者直心盛德事,虽行动相反,而慈悲之一念则皆同,故生杀皆是功德也。

  4.
  有人以为:天生万物,是给人食的,我说:然则君何不食蚯蚓、臭虫、蟑螂、马蟥、苍蝇、蜘蛛、粪蛆、壁虎、蜈蚣、这些都是天生给人食的呵!他无以应。

  5.
  怖畏是人生一个很大的问题,怖畏之极,可以把人吓死,所以也并非小事。吾人只要看:佛陀中,有一尊号离怖畏如来,布施中,有所谓无畏施,心经中,特别指出:心无挂碍故,无有恐怖。可知修八念对治恐怖,是修道过程中,很切合实用,而且很重要的举动了,尤其是在山林寂静之处,最为适用。

  6.
  人的寿命,乃至其一生遭际,究竟是有定,抑或无定?若有定而不可更改,则戒杀文中,如宋郊活蚁登第,毛宝放龟脱难,厨婢舍鳖愈疾,酒匠拯蝇免刑之类,必无是事。若无定而可以改变,则因果报应的定律,即等于作废。关于这一事,大有说明的价值和必要:因果报应,譬如踢皮球,如是球,用如是脚力,朝如是方向,一脚踢去,势必滚落水沟中,这就可比因果定律中,作恶习者必落三恶道,或罹灾促寿。万一这个球,在前进中间,遇到了脚踏车当一下,狗子碰一下,则必半途改向,不至滚入沟中。这就是中途突有其他善缘,参加进去,其力量能把恶业抵销,或竟改为善报的理由。业报被改变之后,以前的因果律,也并非无效,因为照力学的道理讲:这一脚踢去的力量,仍然存在,仍然要加入计算,并不打销,乃至中途被脚踏车当一下,狗子碰一下,这力量也存在,也要加入计算。综合这各种的力量算一算,若前钜后微,则路线仍照前,盖小善不能改变前此大恶,小恶亦不能改变前此大善也。若前微后钜,则路线必然照后,盖大善则能掩盖前此小恶,大恶亦能掩盖前此小善也。若今昔力量均等,并不能像学校中,一大功可抵一大过,或一大过可抵一大功的办法,与以抵销,成为两俱不算。而是先算前者,后者善恶,则留为种子,藏入识田中,另行薰习,待时成熟,发为现行,此又是一种方式。新作之事,虽属善恶性,然若非具特别刺激力,则普通皆留种子,另行薰习,并不一定要与前熟现行作抵销。总之种子成现行的异熟情形,其关系非常复杂微妙,难可了知。明乎此理,则知行善行恶,不论大小,在祸福的定率中,皆会发生力量,决不至不算。这样看来,则因果的律例,是亦有定,亦无定,端在行者好自为之而已。

  7.
  色欲何以是众生业重一节?第一、涅槃经说:“诸苦皆自生而有”而有生是由于有色欲而来,可知有色欲是业重。第二、三界中,欲界居最下,也最苦最浊,色界众生,皆无淫欲,其境界及相貌,亦皆安乐而庄严,可知色欲是业重。第三、以烟酒为例,不吸烟饮酒,而能安然过日的人,与必需烟酒,然后才能过日之人相较,当然必需的人业重,以彼例比,可知有色欲是业重。第四、楞严经说:“淫习交接,发于相磨,研磨不休,如是故有大猛火光,于中发动,如人以手,自相摩触,暧相现前,二习相然,故有铁床钢柱诸事。”观此则多淫必堕炮烙地狱,可知有色欲是业重。第五、法华经说:“若有众生,多于淫欲,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多淫若不是苦,何必念菩萨,菩萨又何必帮忙,可知有色欲是业重。

 8.
  不淫则世界无人无众生,这样欲界一切人及动物,皆上生色界禅天,摆脱三苦中的苦苦,正是求之不得的事,如何反以为忧?以世界无人为忧者,可知其尚未明白世间是苦海,有身是祸源的道理也。

 9.
  或对于酒匠拯蝇,后陷冤狱,判决时,感蝇集笔端之事,以为蝇的寿命甚短,被救的蝇,未必能延长寿命,回救其恩人。
  按集笔端之蝇,不必即是被救之蝇,此不过佛菩萨或善神,欲彰善有善报,劝勉世人行善,故另遣一蝇为之,以表因果分明。不然蝇性至愚,何能知某人救我,今彼被诬下狱,正在判罪,赶快飞往衙门集于笔端呢?


Copyright(c) 2006-2008 www.chinabls.cn All Rights Reserved

益阳白鹿寺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益阳迪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制作维护

客堂电话、传真:0737-4208349 知客师:明谷法师 13107377139